相关主题

限制的技巧

2020-06-30 05:16      派特儿童成长评估中心

 

关键词儿童心理评估
 

在制定限制时——就像其他所有教育手段一样——成果取决于方法。限制必须清楚地告诉孩子a)什么不可接受的行为;(b)什么替代行为是可接受的。你不可以扔盘子,你可以扔枕头。或者用不太符合语法却更有效的句子:盘子不是用来扔的,枕头是拿来扔的;你的弟弟不是用来推的,你的踏板车是用来推的。

制定限制时,最好要全面,而不要部分限制。例如,往妹妹身上泼水和不要往妹妹身上泼水,中间的区别很清楚。如果限制是这样的:“你可以往她身上泼一点点水,只要不把她弄得太湿就行了。”这样的限制简直就是在鼓励用水浇她,惹来麻烦。这样模糊的话没有给孩子一个赖以作决定的清晰的根据。

作出限制时,语气必须坚定,这样只会传达给孩子一个信息:“这个禁令是真的,我是认真的。”如果父母不太确定该怎么做,这最好是什么也不要做先思考弄清自己的态度。在作出限制时,如果父母的话模棱两可,就会陷入无休止的争论中。犹豫不决的、笨拙的限制是对孩子的一个挑战,会引起关于意志的一场战争,在这场战争中,谁也不会赢。

出限制时该用什么态度必须谨慎思考要把孩子的不满降到最低程度,要保留孩子的自尊。规定限制、说“不”的最合适的方法是要表达出权威,而不是侮辱。限制应该用于处理具体的事件,而不适用于处理变化发展的历史。下面的事例是一个令人不快的实践:

八岁的安妮和妈妈一起去百货公司,当妈妈买东西的时候,安妮在玩具柜台那里闲逛,挑了三个玩具。当妈妈回来之后,安妮很有信心地问:“我能带哪个玩具回家?”这位妈妈刚花了一大笔钱买了一件自己并不是真的很想要的裙子,她脱口而出:“还要什么玩具?你已经有太多玩具了,多得你都不知道该怎么玩了,你看到什么东西都想要,你是该学学控制欲望了。”

一分钟之后,妈妈意识到她突然而至的怒气的源头了,试图安抚安妮,买一个冰激凌贿赂她,但是安妮依然一脸不高兴。

当孩子要求什么东西,而我们必须拒绝时,我们至少要承认她希望拥有这个东西的愿望;至少承认在幻想中拥有我们无法在现实中给予的东西。这是一个伤害比较小的拒绝方法。因此,安妮的妈妈可以这样说:“你希望能买一些玩具回家。”

安妮吗?

妈妈:你说呢

安妮我猜不能为什么不能我真的很想要一个玩具

妈妈但是你可以要一个气球或者一个冰激凌,你选你要哪一个

安妮可能会选择一样,也可能会哭,不管是哪种情况,妈妈都应该坚持自己提出的两个选择。她可以再次说出女儿想要玩具的愿望,并表示理解,但应该坚持限制:“你希望你至少能带一个玩具回家,你非常想要。你哭了,说明你多么想要那个玩具,我多么希望今天能买得起它给你啊。”

当女儿说她不想去学校时,不要坚持说:“你必须去上学,每个孩子都要上学,这是规定,我不希望有任何训导员来我们的家里。”至少要承认的愿望这样的回答更加富有人情味:“你多么希望今天不用去上学,你希望今天是星期六而不是星期一,这样你就能出去和朋友玩了,我明白的。你早餐想吃什么?”

为什么承认幻想要比干脆的拒绝伤害小呢?因为这位妈妈详细的回应告诉女儿妈妈能理解她的感受。当我们感到被理解的时候,我们也会感到被爱。

当你站在一个优雅的时装店橱窗前,赞赏着一件昂贵的漂亮晚礼服时,如果你的爱人对你说:“你怎么啦?看什么呢?你知道我们经济状况不佳,不可能买得起这么贵的东西的。”你会怎么想?你的爱人的话不可能让你产生爱的感觉,它只会让你觉得生气和失望。

很不幸,这样的回应也不会让你得到那套晚礼服,但是其他的回应至少不会对你造成伤害,不会导致怨恨,因此,也就更有可能加深爱的感觉。

许多年以前,我去参加阿拉斯加的一所因纽特人的小学,我给孩子们吹口琴,当我吹完之后,一个孩子站起来,走到我的跟前说:“我想要你的口琴。”我原本可以这样回答:“不,我不能给你我的口琴,我只有这一个口琴,我自己也需要它,而且这是我哥哥送给我的。”如果我这样回答,孩子可能会觉得遭到拒绝,愉快的节日情绪可能会被破坏。

于是我没有这样说,而是同意在想象中我可以给他现实中我无法送给他的东西,我说:“我多希望我有一个口琴可以送给你阿!”另一个孩子走过来提了同样的要求,于是我回答说:“我多希望我有两个口琴可以送啊!”最后,所有二十六个孩子都过来了,我只有不断增加数字,最后一句话是“我多希望我有二十六个口琴,送给你们每人一个。”这好像变成了一个孩子们都玩得很开心的游戏。

当我在我的报纸专刊记述了这件事后,一个杂志编辑给我写信道:“现在,当我不得不拒绝一篇文章时,我会先说‘我们多么希望能发表您的文章啊。’”
 

海姆·G·吉诺特【著】  张雪兰【译】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侵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