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主题

宝宝哭了,抱还是不抱?

2020-07-29 07:01      派特儿童成长评估中心

 

关键词儿童心理评估
 

了解一个婴儿在某个阶段以这种方式体验世界,在另一个阶段又以另一种方式体验世界有什么用呢?为了成为好父母,我们需要掌握婴儿发展的这些细节吗?严格来说,没有必要。不论是否具备儿童发展方面的知识,好父母都能应对。

但我相信,了解这些知识能让养育孩子变得更容易。在面对孩子让人无法理解的行为时,即便是最优秀的父母也会感到不安、困惑和焦虑,这些知识至少可以部分地缓解这些情绪。此外,这些知识还很实用,能指导父母处理棘手的情况,帮助孩子解决各个发展阶段会遇到的典型问题。

让我们先举一个例子,这是0~3个月婴儿的父母很可能会面临的一个现实问题,新生儿让他们饱受折磨。情况是这样的:婴儿断断续续哭了好几个小时。他在大吃一顿后打了个盹,一个小时后就醒了,呜咽着、烦躁地哭起来,然后尖叫。

如果母亲抱着他,他可能会平静一会儿,但很快又开始大哭大喊。他没有生病,也并非是急性腹绞痛,假设医生检查后也没有发现任何问题。那这是怎么回事呢?“他一定是饿了”。母亲说,但她又疑惑地想起来,他刚刚才大吃过一顿。

母亲又喂了他一次,但很快就发现这根本不是他想要的。但如果他不是饿了,为什么他的小嘴在做吮吸的动作,看上去是想让嘴里有点什么东西似的?

我们需要一个理论来解释这个现象。先来看看旧理论吧:“他被宠坏了,他只是想得到关注。他把哭当做武器,作为达到目的的手段。”这个理论基于这样一个前提:一个不到三个月的婴儿已经具备足够的心理能力,能实施与父母作对的阴谋,让父母睡不好觉、残暴地对待父母让他感到愉快。

为了执行如此残忍的计划,这个婴儿必须:(1)有思想;(2)具备感知客观世界中发生的事情的能力;(3)至少能理解因果关系。我们所知道的有关三个月以下婴儿心理能力的知识,不支持这个旧理论。这个月龄的婴儿还无法形成“自己的行为能影响客观世界中发生的事情”的想法,因为他既没有思想,也不具备与客观世界有关的自我知觉。

再来看看另一个理论,这个理论考虑了这个年龄段的婴儿的需要和婴儿所具备的能力。在这个阶段,他的行为仍然被迫切的生理需要所驱使。他表现出来的任何烦躁不安都是因为身体器官的疼痛和不适引起的。不论是器质性疾病,还是生理需要没有得到满足,都会让他感到疼痛或不舒服。

我们已经排除了器质性疾病是导致这种烦躁不安的首要原因,因此需要检查一下是不是他的生理需要没有得到满足。由于已经排除了饥饿的可能,就要做进一步观察,但这个“小病人”又不会说话。

我们在他哭的间隙观察他的行为。当他不哭时,他的小嘴做出急切地吮吸动作,有时,他会把手放进嘴里使劲吮吸。这表明,他那未能得到满足的需要可能与吮吸有关。

但这怎么可能呢?我们不是确定他已经吃过了、不饿了吗?是的。但我们还知道,婴儿把吮吸视为一种独立于饥饿的需要。这种需要大部分时候可以通过吃奶得到满足,尤其是母乳喂养的婴儿,因为他们必须在每次吃奶时用力吮吸。

但很多婴儿即使在吃过奶之后,吮吸的需求仍然没有得到满足,这就会使他的嘴里有一种令他难以忍受的紧张感。正是这种紧张感导致了我们前面所说的烦躁不安。由于这种需要非常特别,我们会发现抱着宝宝走动,喂他吃更多的东西,以及任何常用的安抚方法都起不了什么作用。

如果这些分析是对的,如果婴儿的这种痛苦是来自吮吸需要未能得到满足,那么,除了吃奶,再给予他更多的吮吸机会应该能缓解这种不舒服的感觉。

近些年来,一些善于观察的儿科医生开始给那些吮吸需要似乎没有得到满足的婴儿使用过时的安抚奶嘴。结果,除了极少数的婴儿之外,这个长期困扰父母和儿科医生的问题很快就消失了!

但是,这样会不会导致婴儿养成使用安抚奶嘴的习惯呢?著名育儿专家本杰明·斯波克博士一直推广安抚奶嘴的使用,把它作为处理婴儿这种特殊需要的方法,他表示,很少有婴儿会养成使用安抚奶嘴的“习惯”,事实上,当婴儿的吮吸需要开始减弱时,大多数正在使用安抚奶嘴的婴儿便开始对它失去兴趣。

我观察到,大约在三四个月之后,那些使用安抚奶嘴的婴儿对它的兴趣会减弱,这与我们观察到的婴儿的吮吸需要在这个阶段开始变得不那么强烈和迫切相一致。此时,就可以逐渐减少使用安抚奶嘴的次数,并看看他是否可以不用安抚奶嘴。如果他看上去仍然需要它,可以让他暂时再用一段时间。

我认为,只有当我们在以后的几个月中一直使用安抚奶嘴,而且把它当成让婴儿安静下来的法宝,在使用安抚奶嘴这件事上我们才会遇到麻烦。在6个月到一岁之间,婴儿不大可能还需要安抚奶嘴来满足其额外的吮吸需要。

如果他仍然使用安抚奶嘴,那很可能是由其他原因导致的。可能是因为忙碌的妈妈发现,把安抚奶嘴塞进婴儿嘴里很容易让他安静下来。这就有可能让婴儿把安抚奶嘴当作一种万能的慰藉物来依赖,我们并不鼓励这一点。

安抚奶嘴满足了婴儿强烈的吮吸需要,这个例子很好地证实了理论与实践的关系。如果不知道或者误解了婴儿烦躁不安的原因,我们找到的办法可能就起不到效果。

如果依据旧理论,认为婴儿是个狡猾的家伙,躲在婴儿床的围栏后面密谋着推翻父母,那么,我们将从镇压一场革命的角度来处理这种烦躁不安。事实上,这一幕就发生在30年前的育婴室里。

在面对一个不饿也没有尿湿或生病,但却哭叫不止的婴儿时,用心良苦的父母围在育婴室的门外,英勇地抵抗着房间里孩子哭声的猛烈冲击,父母之间相互鼓励以免有人软弱地投降,因为,如果他们退让一步,就有可能让孩子形成叛逆的性格。谁是这个家的主宰就取决于今晚。

如今,我们一回想起以前训练婴儿的这种情形便不寒而栗。从现代育儿观念来看,父母与三个月大的婴儿的战争所取得的这种胜利,既不光彩又没有意义。

虽然这个年龄段的婴儿还不会有意识地对某事怀恨在心,但他们在这个阶段的强烈需要也不会因为父母的愿望而转移。如果婴儿的需要被拒绝,其紧张感就会提高,而且会通过哭闹、焦虑不安、进食障碍、排泄障碍或睡眠障碍释放出来。

说到底,本能在婴儿早期仍然会取得胜利。在20世纪20年代奉行“让宝宝哭”的育婴室里,没有什么办法能够解决这些问题。

本能以报复性的方式通过加重婴儿那些由未被满足的需要所引发的障碍表现出来。对于很小的婴儿来说,无论过去还是现在,他们都不可能做到自律,因为他们还没有能力与我们合作控制自己的内在需要。
 

塞尔玛·弗雷伯格【著】  江兰【译】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侵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