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主题

按需喂养还是按时喂养

2020-07-31 05:32      派特儿童成长评估中心

   

 

关键词儿童心理评估
 

或许你还记得我们曾在20世纪二三十年代尝试过训练婴儿的胃。“按时喂养”源于这样一个心理学假设:宝宝一出生,性格就开始形成,有规律的喂食会为宝宝日后坚强的性格打下基础。“4小时喂食法”基于对婴儿的一项观察:宝宝在出生后的第一个月里,一般每隔4个小时左右就会醒来吃东西。

那些身体内有一个瑞士钟表并且非常符合统计平均值的宝宝或许不会因为这种异想天开的科学受太多的苦,除非他轻率地把时间从标准时改成夏令时,或者从东部地区跑到中部地区,在这些情况下他也会有麻烦。但是,对于那些肠胃功能以另一种时间系统工作或者根本不遵循任何时间体系的无党派人士和激进分子们来说,在当时他们可谓身处水深火热之中。训练这些不守规矩的小家伙,让他们的胃遵循平均时间来工作成了当时尽职尽责的父母们的一项事业。

在那个时代,一个好妈妈就要对孩子的哭喊充耳不闻,咬紧牙关,等到钟表的指针指向某个允许给孩子喂食的钟点。家庭杂志以严厉的语气告诫父母们,向宝宝异常的胃“让步”会有严重的后果。这种让步是溺爱孩子,会导致孩子今后性格扭曲。

这种理论的拥趸们能证明,不管宝宝原本的习性是什么,经过一段时间之后,大多数宝宝的饮食时间都能被调整为标准时间,即4小时喂一次。这看起来像是证明了人的可塑性,但事实是,即使没有按钟点或按这个异想天开的理念训练,大多数婴儿在出生两三个月后,也会自然形成大约每4小时进食一次的习惯。

这与婴儿出生时的大小,每个特定的婴儿的成长需要和其他许多因素有关,但当前的证据似乎都表明,成年人依靠钟表的精心安排并不能达到这个效果。

这种让婴儿的肠胃按照规定的时间运转的实验引发了始料不及的后果:婴儿在出生后的头几个月,家庭里就出现了围绕食物的斗争,几年之后,家里的餐桌上也常常爆发关于食物的战斗。在20世纪二三十年代,在儿科医生和儿童行为辅导诊所里的病例中,孩子的吃饭问题始终位列前茅,被抑制的本能开始报复。

如今,当宝宝有了饿的迹象时,父母就会喂他。如果读者对此感到司空见惯,我要提醒你,我们花了20年的时间进行改革才有了这一切。现在的婴儿有一个未经改造的胃,在这种养育方法下他茁壮成长。

他与母亲的关系比按钟点喂食的母婴关系更为和谐,因为他的母亲消除了他的饥饿感。而且,由于食物和获得食物不再引起母婴之间的争斗,儿科医生那里和儿童诊所中的喂养问题也大幅度减少。

一位谨慎的母亲可能会问:“我们怎么知道现在的理论更好呢?育儿理论现在变得像流行时装一样,我们怎么知道按时喂食理论明年不会改头换面、卷土重来呢?”

在考察了过去25年中育儿方法所出现的离奇转变之后,父母们有权提出质疑。但什么是好的理论?毕竟,理论并非时装。科学理论源自于观察,而且只有通过了严格的实践检验的理论才是有效的理论。我们之所以说前面介绍的20世纪20年代推行的婴儿喂食理论不是个好理论,是因为它并非从大量观察中得来的。

这些理论的不足之处还在于,他们假定婴儿的身心能力不能通过观察婴儿得到证实。过去和现在所有可靠的信息都表明,刚刚出生几个月的婴儿还尚未形成让自己延迟消除饥饿感或抑制胃口的心理过程。婴儿饿的时候一刻也等不了,他很迫切地需要吃到东西,这种生物学意义上的强化是为了确保婴儿的生存。

拒绝满足这种需求是在与婴儿最基本和最强大的本能作对。一旦掌握了这些信息,不必进行大规模的实验我们就能预测,拒绝及时消除婴儿的饥饿感会让他感到极其无助和痛苦,并会导致他与母亲的冲突。

你们认为当今的婴儿喂养理论更好是因为这些理论严谨地考虑了婴儿的天性和与生俱来的能力是因为们成功地通过了实践的检验。遵循现在这个理论的喂养方法能促进母婴关系的和谐,大大减少儿童出现严重喂养障碍的情况。

当然,当今的婴儿喂养方法其实根本不是什么新鲜玩意儿,它们几乎与人类历史一样悠久。所谓新,是指我们给这些源自实际经验的方法提供了科学依据。还会出现婴儿喂养的新风尚吗?除非我们决定忽视大量有关婴儿发展的科学信息,除非地球上出现一种新的新型婴儿,否则,这些方法就不太可能被大幅度地修改。

那么,为什么要如此大费周折地讨论新旧育儿理论呢?这样做是为了间接地指出本书真正的重点。育儿方法不是(或者说不应该是)一个心血来潮的念头、一种流行时尚或口号,它应该基于对成长中的孩子以及孩子各个发展阶段身心能力的理解。此外,在每个发展阶段,我们也都需要了解孩子是否已经准备好按照父母的期望适应、学习和调整他的行为。

如果遵循上述原则就会发现,并没有哪种育儿方法适用于所有的孩子,只有针对某个孩子在其发展过程中的某个阶段的育儿方法。而适用于这个发展阶段的方法可能完全不适合在另一个发展阶段使用。例如,照料出生后几个月的婴儿的原则是满足他的全部需要。但如果用这个原则养育两岁或更大的孩子,我们就会培养出一个以自我为中心、极端依赖、没礼貌的孩子。

显而易见,小婴儿与大孩子在能力上有差异。我们之所以尽可能地满足小婴儿的全部需要,是因为他们完全依赖于大人,而且没有办法控制自己强烈的需要。随着孩子身心能力逐渐成熟,他越来越善于调节自己的生理需要和控制冲动。随着他自我控制能力的显现,我们会增加对他的期待,还会相应地改变养育方法。

婴幼儿出现的大量问题都发生在向新发展阶段过渡的关键期。婴幼儿的每个主要发展阶段都会给自己和他们的父母带来新的问题。对母亲的强烈依恋导致孩子在与母亲分离时会出现一段时间的焦虑。婴儿独立行动能力的出现以及他们力争保持直立姿势的愿望,导致只要他们的身体活动受到限制,就会引发焦虑和典型的行为问题。

婴儿在一岁以后随着身体的独立而萌生的自我独立意识带来了一段违拗期。社会文化要求婴儿在一岁以后断奶并进行排便训练,这引发了与之相关的一些问题,因为原本追求快乐的孩子如今却被要求适应外部世界日益强加给他的诸多限制。

每个孩子都会用自己的方式呈现由新的发展阶段引发的问题。在这些阶段,孩子可能会出现暂时的进食障碍、睡眠障碍和行为障碍。因此,再把“进食问题”、“睡眠问题”或“违拗行为”视为不同类型的障碍来讨论就没有什么意义了。

我们应该讨论的是“发展带来的问题”,并分析进食、睡眠或行为障碍在引发这些问题的那个发展阶段中所代表的意义。如果运用这种方法,我们将会发现,这些障碍对孩子的每个发展阶段都有特殊的意义,才能更好地理解它们,从而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
 

塞尔玛·弗雷伯格【著】  江兰【译】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侵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