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主题

父母的职责

2020-07-31 05:40      派特儿童成长评估中心

 

关键词儿童心理评估
 

在孩子尚未形成应对危险的能力之前,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他需要依靠父母来满足需要、缓解压力、预知危险和摆脱烦恼。对于婴幼儿而言,父母不仅非常强大,能看透自己隐秘的愿望,还能满足自己最深层次的渴望。

我们无法回忆起生命中的这段时光,如果试图重温童年,只能在童话故事里找到类似的感觉。童话故事里那些呼之即来并且能变出满桌美味佳肴的小精灵,那些让美梦成真的仙女,把孩子送到远方的魔兽,战胜所有敌人的狮子随从,掌握着他人命运的国王和王后,这些内容让我们能通过想象重回婴幼儿世界。

我们知道婴幼儿需要觉得自己可以依靠这些强大的力量来缓解压力和减轻恐惧孩子日后承受压力和主动处理焦虑的能力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早期经验。由于婴儿期的孩子完全缺乏自理能力,因此我们几乎不会对他提任何要求,而会尽量缓解他的压力并满足他的全部需要。

渐渐地,随着孩子的成长,他自己形成了一些处理日益复杂的情形的办法,父母也逐渐不再充当保护者的角色,不再让孩子成为远离危险的绝缘体。但是,即便是最独立的孩子,在遇到不寻常的压力时仍然会寻求父母的保护;即便是那些没有父母保护也能克服日常压力的孩子,在他的心中依然有一个能让自己安心的、强大有力的父母形象:“如果小偷进了我们家,爸爸会把他干掉。”

在童年早期,父母的保护极为重要,只要有父母在身边,即便是面对异乎寻常的危险,孩子也不会产生急性焦虑(acute anxirty)。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的英国,那些与父母待在一起没有撤离的孩子,即使在德军轰炸期间,也比那些被撤离到保护区但与父母分离的孩子更能忍受焦虑。

不过,即便是最有爱心和最具奉献精神的父母,很快也会发现在孩子的世界里,好心的仙女一下子就会变成巫婆,友善的狮子会变成凶猛的野兽,仁慈的国王会变成一个怪物,而且经常会有来路不明的邪恶生灵闯入童年的天堂。

要想从孩子内心世界的这些暗夜之灵中,辨认出他们生活中真实的人和事并不容易。当我们发现孩子在幻想世界中把我们视为好心的仙女、精灵或者是智慧的老国王时,不免会有受宠若惊之感;但我们得知自己同样有可能被想象成巫婆、妖怪或者怪物时,难免又会感到愤愤不平。

毕竟,我们从没有吃过或者威胁过要吃掉小男孩和小女孩,我们既不配置魔药,在愤怒时也不会变得残忍,更不会因为孩子的一点(或严重)错误,就用可怕的方法惩罚他。事实上,公平地说,虽然没有魔杖,无法从瓶子或者神灯中召唤精灵出来帮助孩子实现愿望,而且也不戴皇冠,但我们也不太愿意讨论对父母形象的这些歪曲。

那么,在孩子们的眼中,他们所深爱的父母是怎么变成怪物的呢?如果仔细观察婴幼儿的生活,就会发现这种转变主要出现在这样的一些场合:不得不干涉孩子的快乐的时候;打断孩子某次愉快的活动的时候;拒绝满足孩子某个愿望的时候;以某种方式阻挠了孩子的愿望或企图的时候。

然后,在孩子愤怒之际,母亲就会变成世界上最糟糕、最邪恶和最卑鄙的母亲。可以想象,如果我们从来不干涉孩子追逐快乐的行为,满足孩子所有的愿望,对他们想做的任何事都不表示反对,我们可能永远也不必体验到孩子的这种负面反应。

但这样就无法养育出一个有教养的孩子。在养育孩子的过程中,需要干预孩子的快乐,这不仅仅是出于健康、安全、家庭需要等方面的现实考虑,还因为我们要把孩子培养成为一个有教养的人。

在生命之初,孩子就像一个追求快乐的小动物,其早期人格围绕着他的欲望和身体需求形成。在养育孩子的过程中,我们必须对孩子只追求快乐的目标加以调整,使孩子的基本需求必须服从于道德和社会的约束,孩子必须能做到延迟满足,甚至在某种情况下要完全放弃某个愿望。

因此,没有什么办法能让孩子避免焦虑。即便我们把女巫和食人魔赶出他们的睡前故事,并且为了避免任何能想象到的危险而密切照料他的日常生活,孩子仍然会从自己幼年生活的冲突中运用想象创造出怪物。但如果孩子有办法自己克服恐惧,那么我们就没有必要因为孩子的生活中存在恐惧而惊慌。
 

塞尔玛·弗雷伯格【著】  江兰【译】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侵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