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在什么情况下需要心理咨询?


        当你在某些时候觉得孤独或者想找人说说话,却又不知道找谁合适,那么你需要心理咨询。

        当你的工作、生活、情感压力过大,例如工作挑战太大、生意伙伴失信、同事相处不良、失恋等等,而使你觉得有点胸闷难受、心区疼痛(但到医院检查,又查不出身体问题)、焦虑不安、容易发火、心情忧郁、失眠,那你需要心理咨询。

        当你的家庭婚姻关系出现问题,如夫妻间交流困难、夫妻间的性功能障碍、处理离婚,这时候你显然也需要心理咨询。

        当你与自己孩子的沟通无法顺利进行,孩子学习成绩下降,与你产生对抗等等,那你或许要带着孩子一起来参加心理咨询。

       或许你没有任何困扰,你丰衣足食、家庭幸福,你的物质生活已经有了一定质量,但你觉得需要一些精神层面的成长或回顾,那你或许可以参加心理咨询。

 

       不管有没有具体的原因,如果你觉得自己被某种不良心情压抑超过两周时间,并且这一情况还在持续,那时候你就需要参加心理咨询。

        当你对于某些特定的物体和行为,例如与人交往困难,怕猫、狗等,或者当你面对一些社会场景,例如广场、商场,或者没有特定对象场景的情况下,你都觉得焦虑不安,甚至呼吸困难,心跳加速,那你或许需要参加心理咨询。

       当你的某些行为,例如洗手、关煤气,表现出十次以上的反复,或者当你对于某一事物的思维反复顽固地出现而无法摆脱。这样的情况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那你就需要心理咨询。

       当你被一些性问题困扰,例如青春期手淫问题,暴露性器官,获取异性衣服等等情况,建议你参加心理咨询。

       物质依赖也可以是一个参加心理咨询的原因,例如吸烟、酗酒。

       对于食物的障碍,例如出现暴食,然后呕吐、厌食等,显然积极参加心理咨询是明智的选择。

       遇到丧偶、被非礼、人质危机、离婚、自然灾害、威胁等突发事件之后一个月,你如果继续经常被这些事件的记忆干扰你的生活,甚至经常发生恶梦、哭泣等情况,那可能是创伤后的应激障碍,也建议你有必要最好去参加心理咨询。

        如果你因为以上这些原因,正在医院方面接受药物治疗,但你很少获得谈话式的心理咨询,那建议你在进行药物治疗的同时,来接受谈话式的心理咨询。这样你会更快、更巩固地好转。

       当你的人际关系一直遭遇有时候有原因、有时候没有原因的挫折,而你觉得自己的性格有点格格不入,这让你迷惑或痛苦。例如你经常严重猜忌别人是否说你坏话、或随时随地会遭受批评而害怕与人交往、或你经常和很要好的朋友反目成仇、或你经常以自伤和极端事件要挟亲密的人、或你觉得你的情绪经常没有原因地泛滥成灾而影响你的生活,那你或许需要接受长期的动力性心理咨询。

 

 


 

 

如何选择一位适合你的心理咨询师

 

 
1.推荐

       有位推荐的心理咨询师是不错的开始,但即使这样,还是有点棘手。假设你面临膝盖的外科手术,并且正在考虑某位特别的膝盖外科手术医生。这位医生的手术成功率是广为人知的,理疗师和病人可以自由的谈论他的手术创新或他对术后护理有多尽心,他和病人的关系怎样。心理治疗,相比之下,是完全私密的,绝大部分来访者并不希望其他任何人了解到他们正在接受心理咨询。所以可靠的信息就更难获取了。因此从来源上考虑,最好的推荐来自你信任的人。他们可以是事实上自己正和心理咨询师一起工作,或者他们自己是心理咨询这个领域的实践者。 

 

2.自选

      如果你只能靠自己,没有推荐:你该找什么样的人呢?可以考虑从两个方面入手:一方面是客观性筛选(所谓客观性筛选,是通过了解咨询师的训练情况等从业信息来进行筛选),另一方面是主观性筛选。这两个方面都是需要考察的,并且主观性筛选对咨询效果的影响会更大一些。

 

       2.1 客观性筛选  的几个标准
       找一个人可以与之舒适的讨论,这不是买一个朋友吗?这是我那个持怀疑论的老爸(老妈阿姨好朋友……)说的。
       不!你的心理咨询师是受过高度训练的个体,他的解释并非老生常谈,也不是鼓舞士气的话,而是经过沉思并且在合适的时间点说出,还有精微的干预。临床心理学工作者,需要经过专业知识的学习以及大量的训练,比如人格心理学,特定的心理疗法等。在取得心理咨询师执业资格后,还需要经过大量的实操训练,并且在督导下才能开展实习工作。

        你的心理咨询师可能现在仍在接受一些更高级的训练。你可以自由的询问他/她的受训背景、个人体验与个案督导的情况。当然,费用及时间安排等设置也是需要考虑的。

 

 受训背景
       首先当然是要看咨询师的受训背景。心理学是一门科学,和任何一个其他的科学学科一样,是有非常博大而精深的知识作为支撑的。
       因此,优秀的心理咨询师必然有充足的学习经历,这种学习经历可能是从正规的院校获得的,也可能是从行业培训当中获得的。但是无论哪种,这种学习经历都是必要的,因为到最后,心理咨询师需要用这些知识与心理技术来帮助你,让你舒服一些,所以学习经历的质量,决定着心理咨询是否足够适合您,而这是与您的治疗效果相关的。

        除此之外,您所困扰的是社交、学习、情感关系还是自身情绪问题?每个心理咨询师都有自己擅长的咨询领域,所以找到一个在该领域有经验的心理咨询师,可能会更加有效一些。

 

个人体验和个案督导
       咨询师的个人体验,是咨询师每隔一段时间也需要作为来访者,进行心理咨询。经历过个人体验的咨询师,一方面相对来说已经比较好的处理过自己的人生课题,可以比较好地防止在从事心理咨询工作时将咨询师的个人议题带入咨询中,另一方面相对来说可以更好地理解来访者在心理咨询过程中所经历的心路历程,更能共情到来访者。而个案督导,是指咨询师在个案工作过程中,向经验更丰富的咨询师汇报自己的案例,寻求专业上的指导。这一方面是进一步进行专业学习的最佳途径,另一方面也是预防咨询工作出现重大偏差的重要手段。咨询师是否进行个人体验和案例督导,也是选择合适心理咨询师的一个很重要的指标。

     

     2.2 主观性筛选  的几个标准

 
连接感
       首要的原则是:你感觉可以有连接感的人。
       心理疗法的研究是困难的,并且经常是不确定的,但是一个强有力的发现持续显示:那些觉得心里治疗非常有帮助的来访者都说治愈中最重要的部分是和心理咨询师的关系。首要的,你需要找这样一个人,你感觉他懂你,和他在一起非常的舒适,一个温暖的人,容易交谈,你感觉他积极的为你工作。

       仅有治疗关系是不够的,但是在治疗中,它是一条河,其它的一切都在之上漂流。如果没有这种深度的连系,其它的一切,即使是洞察或者智慧,都是空词。但是真正的心理治疗,并不是像带领拉拉队一样。它会是一个激烈的情绪过程。包括某个时刻,心理咨询师是生硬的,或者艰难的对你作出解释。还有这样的时刻,你感到被伤害或者对你的心理咨询师感到愤怒,误解或者更糟糕的,在治疗中感觉受到忽视或者贬低。你需要一个足够强大的关系去承载这一切,并且任何东西都可以开放的去讨论和解决。      

          

 洞察力
       你需要一个有能力提供你洞察力的咨询师,我的意思是:通过洞察,你会了解我们日常的生活经历尤其是我们的原生家庭如何塑造我们独有的经验自己和他人方式。许多被塑造的体验有其深度的模糊的根源,得回溯到我们的童年。经常是回到那样一个时刻,那时我们还缺乏语言来编码我们的经验。我们进行治疗就会知道过去被塑造的体验很多滞留在现在,在我们的意识之外。并且我们目前的生活,当下,存在替代某种行为方式,我们在感觉的状态。

在治疗中,我们会发现:我们如何使自己远离某种情绪,我们如何重复自我防御的人际关系;好的心理咨询师会帮助我们发现这些模式,看到他们早年的意义和功能。举个例子,我们发展出某种模式保护自己不至于表达一个像炸药一样随时爆发的父母,或者极端的反例,孤僻而寡言的父母。这种模式,曾经保护我们的,现在却掠走了我们潜在的快乐和满足。真正的觉察来之不易,在浓浓的治疗关系中,深层的情绪会被触及。

 

智慧

       你也需要一个可以提供智慧的心理咨询师,其治疗性的存在源于他/她对自我深深的了解。我头脑中对智慧有特殊的含义。如果说洞察力是关于这个世界是如何塑造我们的,智慧却是相反,智慧是知道我们如何塑造我们的心灵世界。我们如何利用我们独特的童年经历包括悲剧及分娩的阵痛,达成我们内在的目的。也许是借家庭的难题逃避某些成长性的却令人恐惧的任务,包括攻击,表达,魄力,性,爱。之后我们是主动执行者,而不是被动受害者。这个过程比觉察更为痛苦。智慧是上述过程的结果,智慧令我们痛苦的走向谦卑,宽恕和接纳。智慧的心理咨询师一般(但不一定)他们自己也完成了一个艰难的治疗过程。这意味着他们对治疗过程的承诺也有着深层的情感根源。有这个机会,他们也可以带领你穿越获得智慧的过程。我建议你找个心理咨询师,在所有的属性当中,智慧是最难判断它在还是不在的。你或许会瞥到智慧的影子,就像它就在一样。在你的感觉中,你的心理咨询师的力量并不源于那里“自然的”东西,比如,智力,温暖,也包括他们自己内在的挣扎,也许这些展示在他们自己的治疗理论中,也许在别处,了解到他们自己的局限,并且试图超越他们。

 

灵活

       你需要这样的心理咨询师,其带着不确定性和含糊性,并且与之相处是舒适的,这样他才有能力从他惯有的治疗模式中跳出来,了解到那些理论是否可以理解你。也许谦卑也攫取了这个重要的特质,这是对治疗理论深层知识及人依然需要臣服生活的不确定性和神秘的接纳。好的心理咨询师,他们的思考是流动的,他们有能力在心灵的严肃与轻松之间快速滑动。所以他们是认真的但不古板,忙碌的却不超负荷。心灵上同样的灵活性也会展示,比如,通过对荒诞,幽默,反讽的鉴赏,当然如果不合适,它将不会再治疗中显露出来。